<menu id="g0wek"></menu>
  • <nav id="g0wek"><strong id="g0wek"></strong></nav>
  • <menu id="g0wek"><strong id="g0wek"></strong></menu>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大象奇游記——云南亞洲象群北移南歸紀實

    2021-08-11 11:08
    來源:新華網

    暮色蒼茫,元江奔騰。14頭亞洲象緩緩從老213國道元江橋上走過,消失在元江南岸的叢林中……

    這是8月9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元江縣境內拍攝的象群(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8日20時許,十多公里外的云南北移亞洲象群安全防范工作元江縣現場指揮部。當無人機監測亞洲象群成功跨越元江的實時畫面傳回時,現場工作人員情不自禁地爆發出一陣歡呼。

    跨過元江向南走,意味著一度北移近500公里的象群跨越了南歸的最大障礙,棲息地適宜性將大幅提升。

    8月9日,象群在云南省玉溪市元江縣境內的一處高速路橋下短暫停留。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為了讓這群亞洲象平安回歸適宜棲息地,為了人象平安,無數人夜以繼日、默默無聞地付出,為象群保駕護航,“象”往之路成為最美的風景。

    元江縣初現象蹤

    日歷翻回到今年4月16日。玉溪市元江縣,與普洱市墨江縣相鄰的一座山頭上,突然出現17頭巨獸。

    “大象來了!”這是有記錄以來新的大象活動分布區域。雖然此前象群已在兩縣交界處逗留了一陣子,但元江縣的老百姓從未在本地見過野象。

    8月9日,象群穿過云南省玉溪市元江縣境內的叢林。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大象從哪里來?遇到大象怎么辦呢?公眾一時緊張起來,有關部門和地方也緊急加強監測。

    亞洲象是亞洲現存最大和最具代表性的陸生脊椎動物。這群“陸地巨無霸”2020年3月就開始拖家帶口,離開“老家”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逐漸北移至普洱市思茅區、寧洱縣區域活動。

    最初人們并不以為意?!斑w移是野象正常的生活習性?!闭憬髮W教授方盛國解釋說,在漫長的歲月里,亞洲象曾經遍布黃河流域至云貴高原的廣袤土地。種群遷移擴散有助于大象尋找新的水源和居所,開展種群間的基因交流。

    8月9日,象群在云南省玉溪市元江縣境內的叢林中覓食。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實際上,種群擴散已成為當前亞洲象分布動態變化的總趨勢。通過多年的保護,野生亞洲象種群數量由20世紀七八十年代的150頭左右增長至目前的300多頭。20世紀90年代中期,亞洲象僅分布于西雙版納和南滾河兩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到2020年底,亞洲象長期活動范圍已經擴大到云南省3個州市11個縣(市、區)、55個鄉鎮。

    然而,象群如此大時空地遷移顯然并不常見,也突破了我國亞洲象研究有記載以來傳統的棲息范圍。

    不少專家擔心,象群持續往北遠離適宜棲息地,一旦氣溫變冷或極端變化,可能危及象群安全。象群的大范圍擴張遷移,也會給保護工作、防止人象沖突帶來困難。

    8月9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元江縣,小象在成年大象的幫助下爬坡。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正是考慮到象群離開適宜棲息地后越往北移,對人、象風險越大,我們一路上都在努力讓象群南返?!眹伊植菥謥喼尴笱芯恐行闹魅侮愶w說,4月中旬得知大象進入元江縣后,他和云南省林草局有關負責人等迅速趕往元江縣,把情況上報后,緊急成立各級指揮部,開始實時對象群監測預警,隨時準備對象群活動范圍內的群眾進行疏導。

    國家林草局也很快派出專家組,并成立北移大象處置工作指導組,蹲守云南開展工作。

    4月24日,有兩頭大象從元江縣自行離群回到普洱市。

    但5月11日,象群渡過元江一路北移,形勢更加緊張。

    這是8月9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元江縣境內拍攝的象群(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這是8月9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元江縣境內拍攝的象群(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這是8月9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元江縣境內拍攝的象群(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這是8月9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元江縣境內拍攝的象群(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元江,正好處在亞洲象適宜棲息地和一般棲息地的分界線上。元江以北,雖然部分區域亞洲象也能生存,但到了冬季降雨減少、氣溫降低、食物匱乏,不利于種群的長遠發展。越往北,公眾直接接觸象群的經驗越少,人象沖突防范難度越大。

    “無論如何,一定要保障人象兩平安,這是我們一切工作的底線!”國家林草局北移大象處置工作指導組常務副組長、野生動植物保護司司長張志忠如是說。

    這場罕見的亞洲象長距離北移,注定是對野生動物保護理念、管理水平、人文素養等方面的一次全方位重大考驗。

    “大象到我們這里啦!”

    象群一路向北游走,公眾的擔心也在增加:大象能適應嗎?會不會與人沖突呢?但接下來的一幕幕,讓人們的心放下了——

    在昆明市晉寧區夕陽彝族鄉高粱地村,聽說大象快到村里了,49歲的村民唐正芳興奮得像個孩子:“以前只在電視上見過大象?!彼麚拇笙蟪圆伙?,主動聯系了鄉政府,捐出自家種植的玉米投喂大象。

    在玉溪,對于被象群吃掉的莊稼,村民表示:“大象貪吃點兒沒事兒,它想吃就吃。我們的莊稼被吃掉了明年可以長,大象如果餓壞了就沒有了?!?/p>

    8月8日,云南省森林消防總隊野生亞洲象搜尋監測分隊隊員在對象群進行24小時不間斷監測。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在紅河,為了不驚擾象群,人們慶祝傳統節日時,不搞慶典,不點火祈福,轉而通過粘貼吉“象”標語、繪出心中吉“象”等方式表達對亞洲象的關愛。

    沿途企業在亞洲象經過時,關燈停產,保持靜默……

    這樣的事例不勝枚舉。亞洲象北移途中的一幕幕感人情景,溫暖了全球,成為中國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動范例。

    不僅沒有發生人象沖突,這群象還“自帶流量”刷爆網絡,一時間成為出圈的“網紅象”。

    聰明的大象“刷屏”了。在一個農莊里,大象竟然用鼻子擰開了水龍頭,然后排隊喝水。

    友愛的大象也很快傳遍世界。大象家族休息時,總有幾只大象在站崗守衛。

    這是6月9日在云南省昆明市晉寧區夕陽鄉拍攝的負責堵路的渣土車隊。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溫情的大象觸動人們的內心。旅途漫漫,小象累了,無人機拍下了它窩在象媽媽身邊酣睡的時刻。

    在綠水青山之間,象群所到之處,百姓悄然避讓。對象群踩踏作物、偷吃玉米、破壞房屋等行為,無論是親歷的村民還是圍觀的網民,大家都對大象保持了極大的愛護與寬容,繪就了一幅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的美好畫卷。

    “為了爭取老百姓最大限度的理解和支持,我們一直在努力傳播生態理念、野生動物保護知識,綜合施策防控亞洲象肇事,并積極落實合理補償措施?!痹颇鲜×植菥指本珠L王衛斌說。

    截至8月8日,野生動物公眾責任承保公司受理亞洲象肇事損失申報1501件,評估定損512.52萬元。目前已完成理賠939件,兌付保險金216.48萬元。

    象群終于南返了!

    大象的北移之路,終于有了新動向——6月17日21時48分,象群進入玉溪市峨山彝族自治縣轄區,向西偏北方向遷移13.5公里,在峨山縣大龍潭鄉附近活動。專家初步研判,象群呈現南返趨勢。

    得知這個消息后,參與大象助遷工作的人都長舒了一口氣。

    “亞洲象作為一種巨獸,受驚嚇后極有可能對人類發動攻擊,對象群通常采用的方法是柔性疏堵、投食引導?!痹颇洗髮W生態與環境學院教授陳明勇介紹,這種操作其實并不像聽起來那么簡單。

    他解釋說,由于大象的活動空間多數時候是野外自然環境,上山、下河的時候很難全方位圍堵,“有時候突然趕上大雨天,為了保障山上的象群安全,還要為它們開辟新路”。象群吃完投喂食物,偏離既定路線也是正常情況,應對這種情況也唯有更多一些耐心。

    指揮部多次成功阻止象群進入人群密集區域,并幫助象群折返遷移?!跋笕撼尸F南返勢頭,雖然是氣候變化、自身選擇等多種因素的綜合結果,但助遷團隊的工作人員和專家們不遺余力地日夜監測、科學引導也發揮了重要推動作用?!标惷饔抡f。

    雖然象群顯現初步的南返勢頭,但不確定因素仍然很多。比如象群隨時都有變換路線的可能,具體路徑還需要進一步研判;再比如,象群南歸需要過元江,元江7月份后就進入豐水期,水流量的劇增成為象群南歸的巨大障礙。

    只要象群一天沒有過元江南返,助遷工作就一刻也不能放松!

    大象們不會知道,有太多的人為它們一路守護。

    受領亞洲象監測任務之前,云南省森林消防總隊野生亞洲象搜尋監測分隊隊長楊翔宇和隊員們大多從事森林草原防滅火和應急救援工作。連續70多天象群監測下來,楊翔宇帶領監測隊員轉場3州市8縣20多個鄉鎮,機動近1200公里,無人機飛行2200余公里,標繪200多份地圖,指導緊急疏散群眾370余次。

    “監測是做好大象處置工作的基礎,我們一刻都不敢懈怠?!睏钕栌钫f,剛來的時候分隊才10個人,每天24小時持續不間斷搜尋監測,最多在大象白天睡覺的時候能休息3、4個小時,一個月下來瘦了10多斤。

    截至8月8日,云南省共出動警力和工作人員2.5萬多人次、無人機973架次、布控應急車輛1.5萬多臺次,疏散轉移群眾15萬多人次,投放象食近180噸。

    6月1日,工作人員使用無人機監測象群行蹤。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6月6日,1頭公象離開象群開始單獨行動,助遷團隊監測、決策等人手不得不兵分兩路。自從離群后,這頭公象反復進入人群密集區域,為了防止人象沖突造成公共安全風險,指揮部7月7日緊急啟動捕捉轉移應急管控方案,將獨象短暫麻醉,連夜安全轉移至西雙版納。

    “我們兩天兩夜沒有合眼。雖然前期人員、物資、實施方案都討論過很多次,技術手段也成熟,但每一個細節仍然不敢輕易放過,尤其是麻醉過程我們的心都是懸著的?!标惷饔抡f,他親眼看著這只離群公象走進他們選好的適宜棲息地游泳洗澡,心里特別欣慰。

    這是5月28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峨山縣境內拍攝的象群(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象群終于一路走到元江附近了。隨著雨季到來,元江7月、8月平均水流量達到120立方米每秒,最高水流量達628立方米每秒。

    玉溪市委政法委副書記楊應勇介紹,為幫助象群順利跨越元江干流,工作人員步行走完元江縣境內76公里的元江河道,結合象群位置進行分析研究,最終選擇讓象群從老213國道元江老橋過江。在助遷過程中,象群無數次偏移預計線路,但經各方共同努力,奮戰13天12夜后,象群從橋面上順利跨過元江。

    就這樣,北移的15頭亞洲象全部安全南返,象群總體情況平穩,沿途未造成人象傷亡。

    讓“象”往之路成為和諧家園

    象群跨過元江到達適宜棲息地,是否會回歸原棲息地西雙版納?隨著象群種群繁衍,是否會再度大范圍遷移?

    北移亞洲象群專家組成員、云南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高級工程師沈慶仲解釋說:“對于這14頭大象來說,能返回原本棲息的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最好。如果不能返回,象群回歸普洱市或者西雙版納州之后,我們會按照‘人象平安’的總體要求,依托原棲息地已經建立的預警防范體系,做好持續跟蹤監測,保障象群在適宜區域內自由活動?!?/p>

    這是5月28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峨山縣境內拍攝的象群(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由于亞洲象的遷移習性,隨著云南亞洲象種群數量的快速增長,遷移擴散不可避免。

    “就現階段而言,應當迅速構建完善的監測防控體系,運用合適的技術手段對亞洲象活動進行有效管控,盡量將象群活動范圍控制在適宜棲息地區域,避免亞洲象大規模遷移擴散?!敝袊吧鷦游锉Wo協會教授級高工嚴旬說。

    未來,隨著生態環境趨好,亞洲象種群將不可避免地繼續增長,它們需要更大更適宜的“家”。

    對此,云南北移亞洲象群安全防范工作省級指揮部指揮長、省林草局局長萬勇表示,將通過整合優化現有棲息地范圍,建立統一的保護管理體系,進一步提升亞洲象保護和安全防范能力水平。

    下一步,張志忠說,國家林草局和云南省將加快推進亞洲象國家公園創建,著力加強棲息地保護和恢復,持續提升棲息地質量;加大調查監測、容納量科學評估、種群間基因交流以及解決人象沖突問題的研究;進一步強化監測預警、安全防范和應急處置體系建設,全力以赴促進人象和諧。

    “此次云南亞洲象北移事件,是一次人與大型野生動物的生動交流。我們從中看到多年來的保護成效,也感受到人類對大型野生動物生活繁衍習慣的專業研究有待進一步提高?!睆堉局冶硎?,未來將繼續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引,立足生物多樣性保護,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探索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之路。

    我們期待,所有的“象”往之路都是更美的家園。(記者胡璐、伍曉陽、趙珮然、趙家淞)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

    中国女人与动人物牲交
    <menu id="g0wek"></menu>
  • <nav id="g0wek"><strong id="g0wek"></strong></nav>
  • <menu id="g0wek"><strong id="g0wek"></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