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0wek"></menu>
  • <nav id="g0wek"><strong id="g0wek"></strong></nav>
  • <menu id="g0wek"><strong id="g0wek"></strong></menu>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如何趕走全紅嬋家周圍的“流量小丑”?僅封禁其賬號是不夠的

    2021-08-11 09:38
    來源:半月談網

    半月談評論員 江欣澤

    年僅14歲的全紅嬋在東京奧運會“一跳驚天下”,全社會都在為她送上祝賀。然而,一些另有所圖的人也伺機而動,企圖收割這波流量。許多人以“打卡奧運冠軍老家”為由,來到全紅嬋位于湛江的老家不由分說進行直播。短短兩天時間內,至少有兩千人來到村里,將全紅嬋家人原本平靜的生活攪得一團糟。他們只好對鄉親們和正在直播的主播一遍遍地說:“小點聲吧,家里的老人家已經被吵得兩天沒合眼了......”

    這種收割流量、沒有底線的直播早已不是頭一回。前不久的河南洪災,許多網紅竟用洪災作噱頭,涌入災區“蹭流量”:將災區當成作秀的秀場,為了直播占據救援隊開辟出的生命通道,甚至偷走救援隊的救生艇去拍視頻,占用了寶貴的救援資源。在“流量至上”的觀念下,這些直播網紅將災情棄之不顧,津津有味地吃著人血饅頭。

    無論是“一跳成名天下知”的全紅嬋,還是牽動人心的河南洪災,再往前還有上海的“蝴蝶結奶奶”、“拉面哥”、“大衣哥”……任何社會熱點都能引爆巨大的流量漩渦,吸引來各路打著“正能量網紅”旗號的牛鬼蛇神。一場場貼身緊逼的直播不只是讓人生厭,還造成了不良的影響:有些嚴重侵犯了他人的隱私,有些大量占用了公共資源,甚至還有些挑戰著社會的公序良俗、試探著法律的底線。

    如何終結這一鬧???網紅直播井噴的一大原因就是它能夠滿足受眾普遍的窺私欲,想要從根本上終結惡意炒作的直播,我們需要做的是掌握在公共領域的自我控制權,簡而言之,就是更加理智地看待這些事件,控制窺私欲和獵奇欲,不給予眼神和關注,讓直播“惡流量”失去賴以生存的土壤,自然就能遏制其野蠻生長。

    其次就是平臺的外在監管。當公眾難以實現自我控制,那么平臺的管控就不能缺位。近日,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已經集中清理部分借東京奧運會運動員惡意炒作的賬號,并發布公告,堅決反對并嚴厲打擊此類蹭熱度博流量違規行為。

    平臺有所行動雖是好事,但也不能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與其在問題出現后亡羊補牢,不如建立一套科學健全的審核機制,讓監管事先介入。目前視頻直播平臺多使用大數據管理用戶,用算法將用戶劃分進不同領域、不同標簽下,再精準投放熱點內容,刺激點擊、換取流量。在這一機制下,平臺想要有所作為,必須改變"流量至上"的算法規則,應以主流價值觀念為引領,設置篩選審核的標準,讓這類獵奇窺私的惡意營銷在源頭就被管控,不留絲毫余地。只有平臺拿出決心優化價值選擇,對惡流量說“不”,這種丑態百出的炒作風氣才能有所轉變。

    政府部門的監管也要及時跟上。在PC時代,許多網站面對熱點一擁而上隨意解讀報道,曾造成諸多亂象,主管部門推出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的管理辦法,有效地從源頭進行了治理。如今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面對短視頻平臺出現的惡意炒作、沒有底線的直播“惡流量”,對相關賬號設置準入條件也應成為一種管理選項。只有社會各方一起努力,自律加他律,才能避免蒼蠅一樣的“流量小丑”逐漸坐大。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

    中国女人与动人物牲交
    <menu id="g0wek"></menu>
  • <nav id="g0wek"><strong id="g0wek"></strong></nav>
  • <menu id="g0wek"><strong id="g0wek"></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