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xjt1f"><strike id="xjt1f"></strike></var><var id="xjt1f"><strike id="xjt1f"><listing id="xjt1f"></listing></strike></var><var id="xjt1f"><dl id="xjt1f"><listing id="xjt1f"></listing></dl></var>
<var id="xjt1f"></var><menuitem id="xjt1f"><dl id="xjt1f"><progress id="xjt1f"></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xjt1f"></var>
<var id="xjt1f"></var>
<var id="xjt1f"></var>
<cite id="xjt1f"><video id="xjt1f"></video></cite>
<var id="xjt1f"></var><var id="xjt1f"></var> <cite id="xjt1f"><video id="xjt1f"></video></cite><var id="xjt1f"><strike id="xjt1f"></strike></var>
<menuitem id="xjt1f"><dl id="xjt1f"><progress id="xjt1f"></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xjt1f"></var><menuitem id="xjt1f"><dl id="xjt1f"><address id="xjt1f"></address></dl></menuitem>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救心”大夫葛均波:在方寸之地為患者拓“生路”

2021-05-28 11:13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葛均波工作照。(受訪者供圖)新華社記者周琳、仇逸

心臟,曾是手術刀最難以觸及的禁區,在方寸之地“穿針引線”,容不得半點閃失??删褪怯羞@樣一位醫生“不信邪”,不僅“修補”心臟區域,還從源頭創新出發,在心臟的方寸之地,破解生命的密碼。

5月25日,2020年度上??萍吉劷視?,沉甸甸的科技功臣獎,頒給了中科院院士、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心內科主任葛均波。

一次次行走在心血管疾病的“無人區”

2016年《人間世》節目錄制現場,葛均波成功為19歲女孩做了一臺高難度心臟介入手術,手術過程中,他的手因高度疲勞,兩度抽筋,一邊極其痛苦地自我按摩,一邊繼續將專注的眼神投向手術臺,讓很多觀眾記憶深刻。

患者并不知道,葛均波的左臂一直有些彎,那是他小時候骨折未能得到及時妥善醫治而留下的后遺癥。自那時起,他便立志要做一名好醫生,“要治別人治不好的病”。

1979年,葛均波考入山東省青島醫學院,一路刻苦求學,30歲出頭時已經成為德國埃森大學醫學院心內科血管內超聲室主任。

那時,多發于年輕人的心肌橋(跨越冠脈生長的心肌組織),傳統手段檢出率不足2.5%,如此高的漏診率,極易導致患者猝死。1993年,葛均波嘗試用超聲探頭看清血管壁內的情況。無意間,他發現所有被診斷為心肌橋疾病患者的超聲診斷圖像上都有半個“月亮”——這就是后來成為心肌橋診斷金標準的“半月現象”,又被國際學界稱為“葛氏現象”。這一發現使心肌橋的檢出率提高到95%以上。

這是葛均波的第一個“國際首例”,當與復雜的心血管疾病打“遭遇戰”時,他總是第一時間回歸科研、求助機理,從源頭上下功夫。沿著這一脈絡,首創“逆向導絲技術”,在國際上首創經心尖二尖瓣夾合器,完成世界首例深低溫冷凍消融去腎動脈交感神經術、亞洲首例經皮異位三尖瓣植入術……他一次次行走在心血管疾病的“無人區”。

搭建“萬醫創新”平臺與死神爭分奪秒

“你心臟里的3支血管都堵塞了,就像運糧食的公路斷了,心臟餓得沒有力氣。我們先把右邊的路打通,運點糧進來墊墊肚子……”在患者看來,葛均波是“定心丸”,他可以用這樣深入淺出的“三言兩語”,把深奧的醫學難題解釋清楚,讓患者瞬間了解自己的病情。

“同學們,這次新冠病毒疫情還沒有看到控制的跡象……昨晚我又報名第三批醫療隊出征,等待批準。在這場‘戰疫’中,沒有旁觀者!”在學生看來,葛均波“很萌”,他一邊自己沖在第一線,還不忘回過頭和學生們說,照顧好自己的學業,“我會平安回來檢查的”。

而在同行眼里,手術是一次救一人,葛均波創新的機制體制,則是爭分奪秒,從死神手上搶奪生命?!叭A東地區第一條用于急性心肌梗死搶救快速反應的‘生命通道’,建設20年救治急性心肌梗死患者逾萬名,成功率達96%以上……”他堅持創立的這條綠色通道,使重?;颊吣茉诘诌_醫院90分鐘內得到有效救治。

建成之初,葛均波經常會被急促的電話鈴聲吵醒。無論是凌晨深夜,還是酷暑嚴寒,他都會第一時間趕到醫院,成為打開患者生命通道的救“心”人。如今綠色通道的運行模式,已在全國近20個省、市、自治區推廣實施。

葛均波說:“我是一名心血管醫生,一個人做不完所有手術,唯有提高醫生群體的整體素質和技能,才是最終惠及病患的可行之路?!?/p>

于是,他建立了心血管醫生創新俱樂部,在中山醫院心內科設立醞釀已久的“首席創新官(CIO)”,就是希望能征求更多醫務人員在工作中遇到的問題、困難,然后尋求解決辦法,協助申請專利促進轉化。

能工巧匠,矢志造出“國人用得起”的心臟支架

病患解開一層又一層衣服,掏出藏在貼身衣袋里一摞帶著體溫的錢,用來支付手術費。這樣的場景,銘記在當時才30多歲的葛均波心中。

那是1999年,國內冠脈介入手術治療飛速發展,手術量以每年20%-30%的幅度遞增。然而,當時價格昂貴的國外支架占據了國內絕大部分市場,動輒四五萬元的價格讓很多人望塵莫及。

彼時已經是心血管病學領域“大醫”的葛均波,在治療中發現,廣泛應用的藥物支架使用的是非降解材料涂層。支架植入人體后,當涂層老化,就容易引起慢性炎癥,導致晚期血栓形成,造成心肌梗死。

如何攻克這個難題?葛均波帶領團隊,全身心撲在找材料、創新藥物涂層技術上……世事只畏心堅人,2005年,葛均波團隊研制出我國首例可降解涂層支架。

“這不僅意味著每年為患者和國家省下數十億元醫療費用,還可縮短抗血小板藥物治療療程,減少病人出血風險?!备鹁ǖ牡谝晃徊┦可?、現任中山醫院副院長錢菊英說,目前該支架在國內市場占有率達到22%,在全國超過900家醫療機構獲得臨床應用,并出口俄羅斯、新加坡、印度等十余個國家和地區。

之后,經過十余年探索,葛均波團隊又成功研制出國內首例生物完全可降解支架,該支架植入體內三至五年,即可完全降解吸收。

經過我國首個且最大樣本量的該領域人群研究,四年隨訪結果顯示,1200例中的治療失敗率僅為5.3%。2020年,該支架通過國家審批順利上市,標志著我國冠脈介入治療完成了“第四次革命”。

“行醫如做人,天知地知,最要講良心?!备鹁ㄕf。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

苍井空在线a级观看网站_av在线观看男人的天堂_97在线观视频免费观看_美女视频图片_欧美性黑人极品hd_120秒免费体验试看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