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xjt1f"><strike id="xjt1f"></strike></var><var id="xjt1f"><strike id="xjt1f"><listing id="xjt1f"></listing></strike></var><var id="xjt1f"><dl id="xjt1f"><listing id="xjt1f"></listing></dl></var>
<var id="xjt1f"></var><menuitem id="xjt1f"><dl id="xjt1f"><progress id="xjt1f"></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xjt1f"></var>
<var id="xjt1f"></var>
<var id="xjt1f"></var>
<cite id="xjt1f"><video id="xjt1f"></video></cite>
<var id="xjt1f"></var><var id="xjt1f"></var> <cite id="xjt1f"><video id="xjt1f"></video></cite><var id="xjt1f"><strike id="xjt1f"></strike></var>
<menuitem id="xjt1f"><dl id="xjt1f"><progress id="xjt1f"></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xjt1f"></var><menuitem id="xjt1f"><dl id="xjt1f"><address id="xjt1f"></address></dl></menuitem>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泰山崇拜與山地祭祀

2021-05-28 20:49
來源:半月談網

王永波,1953年生,吉林大學考古專業畢業,長期從事考古和文物保護工作,曾任山東省文物局副局長,現為二級研究館員。社會兼職包括山東大學兼職教授、德國海德堡大學東亞藝術研究中心客座教授等十余項。獲山東省專業技術拔尖人才、文化部優秀專家稱號,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待遇。

九州,傳說是虞夏時期大禹治水時給出的遠古中國地理區劃。戰國中晚期,齊國鄒衍在此基礎上又提出了大九州的假說,認為《禹貢》九州合起來只能算一州,叫“赤縣神州”,是以九州、神州又成為中國的代稱。翻開《中國地圖·中國地形》就會發現,九州的范圍恰好與地形圖綠色標注的范圍,即黃河、長江中下游沖積平原及周邊的河谷盆地相重合;坐落在兩河平原中心的巍巍泰山,則是這片綠色大地最為引人注目的中心制高點。東亞大陸最重要的文明發祥地全部根植于這片綠色的大地之上。

以泰沂山系為中心分布區的海岱史前文化又是“遠古中國”各大文化區中文化譜系最清晰、社會發展水平處于領先地位、且最先步入文明社會的歷史文化區。傳說時代的中華古圣,如太昊、炎帝、蚩尤、少昊、顓頊、帝嚳、帝舜、伯益、后羿等乃至于黃帝和夏禹、商湯等大多源出于東夷部族,或與東夷部族有著很深的淵源關系;夏、商、周三代所崇尚的禮儀傳統大部分也源自遠古東夷部族。因此,可以毫不夸張地說:以泰沂山系為中心的東亞兩河平原,乃是“遠古中國”民族賴以形成,中華遠古文化和早期文明賴以發展、演進的中心舞臺。由此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泰山崇拜”,“登封泰山”成為亙古以來中華民族獨有的精神文化現象和歷代君主熱衷的重大典禮,就是這種地理、政治、宗教背景的集中反映。

《尚書·舜典》:“正月上日,受終于文祖,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肆類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神?!瓪q二月,東巡守,至于岱宗?!?/p>

《史記·封禪書》:“周官日,冬日至,祀天于南郊,迎長日之至;夏日至,祭地祗。皆用樂舞,而神乃可得而禮也。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岳視三公,四瀆視諸侯,諸侯祭其疆內名山大川?!?/p>

“肆類于上帝”“迎長日之至”“祭天下名山大川”都是從原始自然崇拜發展起來的祭祀活動。究其原因,乃是在人類的童年時期,“自然界起初是作為一種完全異己的、有無限威力和不可制服的力量與人們對立的,人們同它的關系完全同動物同它的關系一樣,人們就像牲畜一樣服從它的權力”(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識形態》),依賴它的賞賜。這種恐懼、敬畏和依賴心理與夢的幻境揉合在一起,便產生了“靈魂不死”和“萬物有靈”的觀念。在這種思想基礎上,原始人類對同他們物質生活有重要利害關系的自然現象,如風雨雷電、日月山川等,都懷有特殊感情,可稱之為“原始自然崇拜”或“原始宗教”。

考古發現已經證明,在舊石器時代晚期,原始的宗教儀式已經產生,并有一定程度的發展。距今3.4萬年~2.7萬年左右的山頂洞人已有自己的審美觀,會縫衣御寒,知道用穿孔獸牙﹑海蚶殼﹑小石珠﹑小石墜﹑鯇魚眼上骨和刻溝骨管等做成項鏈等飾物美化自己;知道埋葬死者,并有在死者周圍撒赤鐵礦粉的原始宗教儀式。距今1萬多年前,人類社會步入新石器——農耕時代。張店彭家遺址,距今10000年~8000年前后的扁扁洞·后李文化期的房址地穴內,發現有成層分布燒焦的動物骨架;在北辛文化時期的東賈柏F12地穴內,下部埋藏3只豬骨架。這些遺跡現象均應為當時居民祭祀活動的遺留,說明海岱地區的自然崇拜與宗教活動歷史悠久。到大汶口文化時期(距今6100年~4600年)發現的山地祭祀地點已經遍布全區,其祭祀位置分布于山的頂部及山坡。比較典型、重要的是五蓮上萬家溝北嶺和沂南羅圈峪村西南山的兩次發現。

五蓮上萬家溝北嶺位于縣城西南25千米,為一處群山環抱的自然山嶺,南端遍布自然石塊。1986年,農民開荒時于石下的泥土中發現一件瑞圭(圖一,7),無伴出物和其他遺跡現象,只在東南5華里的岳麓村附近發現一處龍山文化遺址。瑞圭年代應為龍山文化時期,用途為拜日、朝會、祈年、報功。沂水羅圈峪地處沂南、蒙陰、沂水三縣交界地帶,四面山嶺環繞。1988年7月,羅圈峪村民在村西南建房清除山石時,于巖體裂隙中發現了16件石玉器,包括4件瑞圭(圖一,4-6,另1件僅殘存柄端)以及玉鐲1(圖一,1)、玉鑿1和石錛、石鏟、石鑿、石矛(圖一,8-11)等?!皫r體裂縫”寬20厘米、深50厘米,可視為一個完整的遺跡單位,應為史前時期某一部族祭祀活動的遺留。其玉鐲與廣饒傅家、諸城前寨大汶口文化晚期早段的玉鐲極為接近,表明羅圈峪裂縫出土器物的年代約為大汶口文化晚期至龍山文化時期。

山東地區共發現8件瑞圭,均為早期標本。此后,這類器物在陜西神木石峁、中原二里頭文化以及商代遺跡中均有發現。按《尚書·舜典》《周禮·典瑞》《周禮·大宗伯》的記述,中國古代的玉禮器分為瑞和器兩大類,即所謂“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國……以玉作六器,以禮天地四方?!?/p>

玉瑞為各部族首領“以等邦國”的信物,其作用有如后世的玉璽;玉器,包括禮圭(等腰三角形首的圭)和璧、璋、琮、璜,為禮神、祀祖的獻祭。

《周禮·典瑞》“王晉大圭,執鎮圭,繅藉五采五就,以朝日?!睆V漢三星堆二號坑出土邊璋上的刻畫圖像(圖二,3)清楚地顯示出瑞圭的用途和擺放方式:跪姿三人之下有兩個類似山形的圖像,山前各設一壇,壇上有圓形之“日”,其上有類似垂帳的構型。山頭外側各放置一個豎立的瑞圭。另一組圖像為廣漢三星堆二號坑出土神壇所附奉圭銅像(圖二,1、2),清楚顯示了瑞圭的執奉方式,與《論語·鄉黨》“執圭,鞠躬如也,如不勝。上如揖,下如授。勃如戰色,足蹜蹜,如有循”的記載何其相似。盡管三星堆的時代可以晚到商代后期,但對我們理解上述記載和早期瑞圭的用途和使用方式還是具有很強的啟示意義。洛陽偃師二里頭遺址VM3出土瑞圭則為“王晉大圭,執鎮圭”提供了很好的注腳。

VM3打破夯土,又被夯土疊壓,墓口長2.15米、寬1.3米,有棺木,墓底鋪有厚2~3厘米的朱砂。隨葬器物12件,其中6件為玉石器。包括1件玉鉞、2件瑞圭和綠松石珠、墜形飾等。該墓規模不算很大,但有象征墓主地位的玉鉞和瑞圭出土,且整個墓葬被保存較好的夯土環繞,墓底又鋪有2~3厘米的朱砂,表明墓主身份非同小可。兩枚瑞圭大小不一,反向置于墓室中部,柄端位于墓主腰部(圖三),反映了一種什么樣的習俗?“執”為雙手拱奉,“晉”為插于衣帶間,瑞圭的這種擺放方式,是否可視為“王晉大圭,執鎮圭”的寫照?

《禮記·祭義》:“郊之祭,大報天而主日?!?/p>

太陽在“日月星辰、風雨雷電、名山大川”等所有自然現象中,與人類生存狀態的關系最為密切、最為重要。海岱、江淮先民,乃至于中原地區的史前文化居民都是尚日民族,對太陽有著發自內心的崇拜。大汶口文化發現的“太陽、飛鳥、火焰紋”圖像(圖四,3-5)、廟底溝文化發現的三足鳥(圖四,1.2)和河姆渡、良渚文化的太陽鳥圖像(圖四,6-8)等都是明證。

“王晉大圭執鎮圭,繅藉五采五就,以朝日”“大報天而主日”就是尚日信念在祭祀活動中的具體體現。上古時期,人類能夠到達的,距離太陽或者是“上天”最近地方就是高山之巔,故此,山地祭祀就成為“朝日”“報天”的主要形式。秦代,隨著大一統國家的建立,巡視、祭祀天下的名山大川更成了帝王極權的象征,“登封泰山”便由各地酋長、方伯、諸侯“祭疆內名山大川”升華為“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更深層次的含義,則是先民對中華民族文明起源的一種歷史追憶?!妒酚洝し舛U書》所謂“無懷氏、伏羲氏、神農氏、炎帝、黃帝、顓頊、帝嚳、帝堯、帝舜、夏禹、商湯、周成王”封禪泰山,則是這種追憶的一種具象化。

(來源:文化大觀 作者:王永波)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

苍井空在线a级观看网站_av在线观看男人的天堂_97在线观视频免费观看_美女视频图片_欧美性黑人极品hd_120秒免费体验试看5次